千派丝文学千派丝文学

千派丝文学
都市爱情小说网文

污小说详细片段 人蛇肉文细节

230、哪里还有什么婚礼

卓越没曾想他会这么问,反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?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?”

“恕我直言,你的行为不像个正常的丈夫该有的反应,通常丈夫遇到妻子被人霸占不是应该恨愤怒吗?”杜朗直言道。

“呵……”卓越微愣了一会儿,浅笑一声。

他又怎么知道他不愤怒,不伤心?就算是这样,他也不能够带着这情绪一直守在她身边不是吗?

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并不熟悉,只知道他是和姚尚君关系很好的医生朋友,瑶瑶倒像是认识他很久了。

难道真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?

就连这个人都能看出异常,唯独姚尚君日日面对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却从来没有怀疑过!

他是应该表扬他的大度呢?还是痛斥他的迟钝?

卓越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,看到墙壁上的禁烟标志后又将它重新放了回去,手指拈着烟身,在口袋里慢慢将它揉的粉碎。

他仰天长叹一口气,看向杜朗道:“我救下她的时候,她就已经怀孕了……就是帅帅和悠悠。”

他说得这么言简意赅,但所有的话他都说明白了,再多的他也不想说了。

他们不是真正的夫妻,这是事实。对方瑶来说,他充其量就是个对她有恩的人,可在他心里,她就是他的妻子。

杜朗丝毫不意外,竟然是和他所想的一样。

那么这件事,诗凉学姐应当是知道的!他想他应该再找诗凉联系确认一下。绝对不能让姚尚君做出让他后悔终生的事!

污小说详细片段
污小说详细片段

“希望你不要告诉姚尚君,这件事,除非是瑶瑶愿意,我们没有任何人能替她做主。”卓越先他一步走进病房,杜朗顿住了步子,不能说吗?只是错过了这样的机会,也许两人就真的永不再见了!

可方瑶为什么隐瞒?卓越的话让他有了犹豫。

他们进去的时候,方瑶正扶起姜筝准备在床上躺下。她这么一个虚弱的病人,倒是还有精力去照顾别人。

两个男人当即一人一个抱走了她们,方瑶靠在卓越怀里,朝着姜筝说道:“我走了,保重。”

姜筝被杜朗抱着,说不出来话,只是一味的流着泪点头。

方瑶几乎是被卓越抱着上了车,方才经过那么一哭,身子又有些乏力。

车子开动之后,她又回过头看了看医院长明的灯光,在那一片灯海中,她根本也找不到哪一盏是筝筝病房的,但那一片凄冷的光,她怎么也不能忘记,因为那一刻,她突然觉得汹涌而来的忧伤,生命里有些东西正在悄悄逝去,让她突然恐惧无比,她靠在座椅上,蜷缩着身体,闭上眼不敢再看。

那是方瑶最后一次见到姜筝,在那之后,她只能抱着姜筝永远定格的24岁年华里的微笑,带着对一些人切齿的恨意,流着泪怀念她……